维基小说
  1. 维基小说
  2. 耽美小说
  3. 穿成男主的豪门未婚妻
  4. 21、第21章
设置

21、第21章(1 / 2)


楼梯拐角,盛夏正?与陆择相对而立。

盛夏抱着胳膊,而陆择则是像平常一样斜倚着栏杆,有些吊儿?郎当的。

盛夏仰视着陆择。这?家伙也太高了。

因为是来发?难的,她的气势就不能被比下去。

她向后跨上两级台阶,再?看?陆择,还是他高。

“怎么长得跟一根葱似的。”她嘀咕着,又往上走了两级。

然后她插着腰俯视陆择:“陆择!我问你?,你?是不是跟赵凌凌说了什么?”

陆择看?着盛夏,脸上表情有些迷茫,又有些无辜:“说了什么?”

一瞬间,盛夏几乎要以为是赵凌凌在说谎了,或者说是这?里面有什么误会。

于是盛夏的语气稍微缓和了一些:“赵凌凌说你?跟她说,说我在追你?——”

“噢。”陆择作恍然大悟状,“是有那么回事。”

盛夏皱眉,斜睨着陆择:“你?怎么能这?样?”

陆择不解地说:“哪样?”

盛夏质问道:“你?怎么可以胡说八道?”

如果眼?神可以杀人,那陆择现在已经死在盛夏的眼?神杀下。

这?家伙甚至还说他在考虑要不要接受她。

呵呵哒。

这?高高在上的样子,还真以为自己是太子选妃啊。

盛夏盯着陆择,重复:“你?为什么要胡说八道?为什么说我在追你??”

陆择单手插兜,斜眼?淡淡扫视盛夏:“你?知不知道我被很多人追?”

盛夏的白眼?快翻到天上去了。

呵呵,

关我P事?

这?家伙还真是傲娇呢。

被很多女生追很了不起吗?

这?所学校的女生都是什么眼?神?

所以这?家伙这?是在炫耀自己被很多人追吗?

还是说被很多人追的他现在愿意考虑接受“盛夏的追求”,所以她应该对他感恩戴德?

我可去你?妈的吧!

想?到这?里,盛夏怒视着陆择:“那关我什么事?”

陆择皱眉:“那样很烦。”

被很多女生追很烦。

盛夏:“所以呢?”

“以前……”他像是在想?着该用什么措辞,最后说,“……就没有这?些事。”

盛夏了解了,陆择是想?说以前的“盛夏”追他的时候,别的女生就不敢追他,所以他就相对比较清静。

盛夏:“所以你?是想?……想?拿我当挡箭牌?”

陆择拿手指点了点盛夏的脑门?,笑:“聪明。”

盛夏捂住自己的脑门?:“可是我干嘛给你?当挡箭牌?”

那样他不烦就该换她烦了。

陆择幽幽地说:“在珍珠海滩的时候,是谁的包被海浪冲走急得团团转?又是谁见义勇为跳进了冰冷的海水……”

盛夏忍不住打断他:“你?等会儿?,九月的海水,冰冷?”

陆择淡淡斜了盛夏一眼?:“你?知不知道在海里游泳是很危险的?万一腿抽筋又没人看?到?万一被水母蛰了中毒?万一被海浪拍进海里?万一被鲨鱼吃了?万一寄生虫感染……”

他一副我为你?付出了多少但你?却那么不以为然又不感恩,我的一颗真心喂了狗的痛心疾首样。

这?家伙越说越邪乎了。他的表情配合语气,盛夏的良心还真的忍不住要痛起来了。

她赶紧阻止他说下去:“行了行了,打住!那我不是答应给你?送一个?月早餐报答你?了吗?”

他做了个?夸张的表情:“你?那个?牌子的项链,至少也值几十万吧?你?觉得我帮你?挽回的损失就值一个?月早餐吗?”

盛夏顺着陆择的话说:“那你?想?要怎么样?”

陆择见盛夏上钩了,于是微微一笑:“也没想?怎么样。只要你?帮我当挡箭牌就好了。”

盛夏用带着嫌弃的眼?神看?着陆择。那眼?神好像在说你?这?个?人怎么那么麻烦。

陆择双手抱胸回视盛夏。那眼?神好像在说我就这?样,你?看?着办。

两人眼?神对峙着。

最终是盛夏先妥协了。

先不提陆择那副我就赖上你?了的无赖样,就说在项链那件事情上,他是真的帮盛夏解决了一个?很大的麻烦。盛夏从来不是一个?忘恩负义的人,所以最终她还是决定帮陆择。

不就是挡箭牌嘛,反正?她什么都不需要做。

而且在必要的时候,她还可以跟必要的人解释一下。如果他们不相信那她也没有办法。

当然,还有一个?重要原因,那就是陆择实在是太难缠了。这?家伙别看?平时沉默寡言,关键时刻口才却非常好,擅长歪理邪说,黑的都能被他说成是白的。

盛夏再?次追陆择的消息很快传开了。

更劲爆的是,还有一个?附加的消息——陆择已经在考虑是否要接受盛夏的追求了。

但消息传来传去,很快传偏了。最后变成了:陆择跟盛夏在一起了。

全校女生集体失恋了。

校园论?坛上被顶到最上方的一条消息就是:陆择名草有主!今天我们都是柠檬精女孩。

回帖中一连串的“我酸了,你?呢”、“我好酸”、“集体失恋吧”“我要上天台”“天台还有位置吗”。

程薇薇和白小柔都来问盛夏这?件事是不是真的,盛夏再?次不厌其烦地跟她们解释了一遍。班上也有别的女生旁敲侧击地问她,她一一解释了。不管别人信不信,反正?她是解释过了。

但她解释的速度比不过绯闻传播的速度。再?说跟她不熟的人都是在背地里八卦,不可能跑到她跟前来问。

从传出绯闻开始,盛夏走在校园里经常能感觉到有人在对她指指点点,甚至她在上厕所的时候都能听见别班女生对她的讨论?。

“听说了吗?那个?盛夏又在追陆择了,她现在每天给他送早饭!”

“切,以前不是也送过嘛。送了那么久也没什么成效。人家陆择根本不care她。”

“现在不一样了。听说陆择已经接受她了!”

“什么?真的假的哦?”

“当然是真的!我有内部消息。”

这?个?时候,另一个?的声?音插.进来,加入了那两个?女生的讨论?:“我还听说有人看?见晚自习下课的时候盛夏把陆择拉到楼道里强吻呢!”

“哈?强吻哦。”

“强吻陆择?那位大小姐还真是彪悍哎!”

又有一个?女生的声?音插.进来:“强吻陆择,想?想?就很爽吧哈哈哈。”

其他女生的声?音:“色女!”

盛夏站在厕所最里面那间隔间里,仰面,生无可恋地看?着上方的吸顶灯翻白眼?,内心OS:“你?们八卦完了没有?拜托你?们八卦完了就赶紧走吧……”

——

语文课。

孟清音应语文老师的要求,正?站在座位上读《滕王阁序》:“时维九月,序属三?秋。潦水尽而寒潭清,烟光凝而暮山紫……”

程薇薇把语文书支在课桌上,手却在课桌底下做着小动作玩手机。忽然她像是想?起了什么,攥起语文书,用书遮着嘴跟盛夏说:“等下下课快点去食堂,今天有糖醋里脊!”

盛夏原本正?在书上标注重点的手一顿,眼?睛还是看?着书的,声?音却是在问程薇薇:“你?怎么知道?”

程薇薇说:“我上节课下课去楼下的时候闻到味儿?了。”

盛夏跟程薇薇都是糖醋里脊爱好者。本校食堂虽然很多菜都做得很垃圾,但是食堂的炒菜师傅做糖醋里脊却是一绝。盛夏和程薇薇每次看?到糖醋里脊必点,不过糖醋里脊向来都很受欢迎,不早点下去肯定抢不到。

这?时候,孟清音读完课文坐下了。语文老师在讲台上说:“上午最后一节课,集中注意力了。下面我请同学来回答问题。‘阮籍猖狂’的‘猖狂’是什么意思??”说着他瞟了眼?盛夏这?边,叫盛夏的名字:“盛夏。”

盛夏站起来,说:“狂放的意思?。”

“好,坐下。”语文老师意有所指地说,“上课集中注意力。”

盛夏坐下,冲程薇薇吐了吐舌头。

程薇薇把手机收起来,也不开小差了。

不知不觉,下课铃声?就响了。

“下课。”语文老师一声?令下,同学们纷纷往外涌。

盛夏和程薇薇也在此列。

不过程薇薇下到一楼的时候脚扭了一下摔在地上,虽然没有大碍,但是手上有点小擦伤。盛夏陪她去医务室擦了点碘酒。

从医务室出来去食堂的路上,程薇薇有些难过地说:“啊,今天应该抢不到糖醋里脊了……”

盛夏说:“下次吧。”

程薇薇一把拉起盛夏:“快快快,说不定还有机会!”

进了食堂,两人找了目测最短的一个?队伍排上了。

让盛夏排着队,程薇薇跑到前面去看?。

她很快回来,兴奋地跟盛夏说:“糖醋里脊还有!”

等到队伍越来越往前,她们俩前面还有几个?人的时候,程薇薇开始紧张起来:“糖醋里脊,啊啊啊怎么都在跟我抢啊,已经没剩几份了!”

等最后轮到她们的时候,剩下的糖醋里脊也就差不多一份的分?量了。

盛夏对打菜阿姨说:“阿姨,我要糖醋里脊。”

程薇薇比盛夏更激动:“糖醋里脊!阿姨!糖醋里脊!阿姨!”

不巧的是她们这?个?队伍前面的阿姨这?会儿?正?抽空归置旁边的餐盘,也就在这?么几秒钟的功夫里,最后一份糖醋里脊被旁边那条队伍的阿姨打走了……

饥肠辘辘的盛夏看?了眼?已经被放到别的同学盘中的糖醋里脊……

“同学,你?要什么?”

盛夏回神,看?一眼?眼?前的的菜品。剩下的也没什么好菜了。她点了几样:“红烧肉、青菜、土豆丝。”

程薇薇端过盛夏手里的托盘,说:“我去找位置,夏你?去盛饭拿筷子。”

盛夏没有意见。

这?个?时候正?是食堂的用餐高峰期,要在自己班的用餐区找一个?两人可以对着坐的空位并不容易。程薇薇只发?现了两个?空位,一张桌子已经是孟清音她们一些个?女生坐着,还有一张桌子坐着陆择、菜鸡、胖子,还有另外两个?同班的男生。

因为上次在珍珠沙滩刚跟孟清音发?生过口角,所以程薇薇没有选择去女生那边,而是走到了男生那一桌。考虑到陆择以往的高冷,程薇薇没有跟陆择说话,而是选择跟菜鸡温柔地说话:“蔡正?同学,这?边有没有人?”

正?低头扒饭的菜鸡听到这?个?故作温柔的声?音抬起了头,看?见了程薇薇,他忙说:“没有没有,你?随便坐!”

程薇薇就在菜鸡旁边坐下了,她跟菜鸡之间隔了一个?位置。

菜鸡对面坐着胖子,胖子旁边是陆择,陆择对面是空座。程薇薇就是坐在这?个?空座的旁边,与菜鸡隔了一个?位置,也就是陆择的斜对面。

胖子啃着排骨抬头看?程薇薇:“你?刚来啊?”

程薇薇:“嗯嗯。”

胖子:“我们也刚来。”

陆择也抬眼?看?了眼?程薇薇。

程薇薇与陆择目光对视了眼?。

程薇薇跟盛夏是两个?人一起点菜一起吃的。陆择他们这?边就是自己点菜自己吃了。所以程薇薇也就注意到了陆择一个?人盘子里就有三?盘菜,最重要的是,其中还有一盘黄橙橙亮晶晶的糖醋里脊,里面的菠萝块清晰可见。

看?到自己今天抢了好久都没抢到的糖醋里脊近在眼?前,还能闻到那股酸酸甜甜的味道,程薇薇情不自禁说了句:“陆择你?打到糖醋里脊了欸,糖醋里脊超难抢的,我跟盛夏抢了好久都没抢到!”

菜鸡举着筷子问了句:“大小姐呢?”

程薇薇随口说:“打饭呢。”想?到盛夏,她环视一圈,搜寻盛夏的身影。刚好看?到盛夏一边往这?边走一边找她。

程薇薇马上站起来,朝盛夏招手:“夏!夏!这?里!我在这?里!”

盛夏笑了下算作回应,然后往这?边走过来。她走近了才发?现程薇薇留给她的空座旁边坐着的是陆择。

犹豫了一秒,盛夏还是在陆择旁边坐下了。

她的余光感觉到陆择在看?自己,于是也下意识往陆择那边看?过去。

程薇薇以为盛夏是在看?陆择盘子里的糖醋里脊,于是兴奋地对盛夏说:“陆择抢到了糖醋里脊!”

盛夏心里默默想?:“人家的,你?兴奋个?啥?”手上还是把筷子和打好的饭分?给程薇薇。

没想?到陆择竟然伸手,把那盘糖醋里脊放进了盛夏和程薇薇她们的托盘里。

程薇薇惊呆了,她几乎以为自己是在做梦。

陆择……高冷的陆择……竟然也会有那么暖男的举动!?

盛夏也抬眼?,奇怪地看?向陆择。

陆择好像这?时候也感到了一丝尴尬。他刚才也没多想?,鬼使?神差做了这?件事。

此时他以手握拳置于唇边,装模作样地轻咳一声?,然后说:“我还没吃过。”

说完又补充:“刚才你?的口水都快滴到盘子里了。”

盛夏以为陆择这?是在说程薇薇,于是她看?看?程薇薇,又看?看?陆择。因为她不知道刚才自己不在的时候这?两人之间发?生了什么,因此现在她不知道该说什么。

而程薇薇,她怎么敢以为陆择这?话是对自己说的!

陆择哎,本校校草,高冷男神,首富之子的陆择哎。刚才居然淡淡微笑着说话的口吻里竟然掺杂了一丝温柔与宠溺的味道。

借给程薇薇八个?胆子她也不敢膨胀到这?个?地步以为陆择刚才那话是对她说的。于是她以为陆择是对盛夏说的。她看?看?陆择,又看?看?盛夏。

在这?几个?心思?各异的人沉默的时候,桌上另外两个?同班男生却起哄起来:“哎呦!陆择~什么时候那么照顾妹子了?”

陆择笑骂了声?:“滚。”

那两个?男生也吃完了,一顿眉飞色舞之后识相地走了。

看?得最透的菜鸡和胖子对视一眼?,然后心照不宣地低头,默默扒饭。

老大在追大小姐,那他们做兄弟的就识相地不打扰了。

吃完饭,几个?人是一起出食堂的。

盛夏刚好站在陆择旁边。

她敏感地发?现旁边有几个?女生在对她指指点点。

“那个?是盛夏和陆择吗?”

“是啊,他们在谈恋爱吗?现在都出双入对一起吃饭了……”

再?听下去那声?音就辨别不清了。

盛夏赶紧远离陆择两步,拉了程薇薇快步走开。

程薇薇一边被盛夏拽着走,一边不解地说:“干嘛啊我还要去小卖部买可乐欸。”

盛夏的脚步不停:“喝什么可乐你?没发?现你?最近越来越胖了吗?”

程薇薇捂脸,思?路被盛夏成功带偏:“真的吗夏我真的胖了吗?”

站在食堂门?口的菜鸡这?才发?现盛夏和程薇薇不见了,他咦了一声?:“大小姐和程薇薇呢?程薇薇刚才不是还说要跟我们一起去小卖部的吗?”

——

陆择今天又忘记值日了。

班长又把叫陆择回来擦黑板的任务交给盛夏。

盛夏跑到篮球场,果不其然陆择又在打篮球。

盛夏叫陆择的名字,陆择转头朝她看?过来的同时,别的同学也朝她看?过来。盛夏能感觉到那些眼?神里有八卦、有探究,还有暧昧。

陆择走到盛夏对面,他额头上有汗,其中一滴顺着眉骨流下来。

因为长得好,家世好,从小就是受人瞩目的天之骄子,所以陆择好像完全习惯了别人对他的注视和议论?似的。他总是能做到旁若无人。

陆择的眼?神朝盛夏看?过来,盛夏说:“今天你?值日。”

“哦。”陆择摸了摸鼻梁,“忘了。”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你?又又又忘了!”盛夏默默握拳,“赶紧的!”

陆择跟着盛夏往前走,大概是腿长,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前面跟盛夏并排了。

盛夏无意间抬头的功夫,忽然发?现什么东西闪了一下。她的眼?神扫过去,眼?尖地发?现有个?女生拿着手机朝着这?边拍。

她疾步走过去,拦住那个?女生:“同学,你?在干什么?”

陆择也跟着盛夏走过来。

那女生大概是没想?到偷拍会被盛夏发?现,也没想?到盛夏发?现了还会走过来质问。女生大概是高一的,此时看?看?盛夏,又看?看?陆择,最后无措地看?看?自己同伴,最后才跟盛夏说:“我在拍风景。”


设置
字体格式: 字体颜色: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回到顶部